五月五 选政府 | Selangor Times
 

星期六
25·03·2017
Issue 118

 

Advertise with us!
五月五 选政府
Writer: 陈钊伦
Published: Fri, 12 Apr 2013

五月五,选政府!

选委会宣布第十三届全国大选将于4月20日提名,5月5日投票,象征着我国史上最激烈选战擂鼓响起。比较可惜的是,对于估计错误而一早订机票出国旅游的朋友,我只能说始料不及,投票为重。

15天的竞选期是1982以来最长的竞选期,当年的竞选期同样也是15天,上届掀起政治海啸的308大选,竞选期则是13天。根据过往经验,竞选期越长,变数就越多,308大选的海啸便是在竞选期最后三四天掀起。

15天的竞选期,是长是短,言人人殊。报章报道,首相纳吉说,15天竞选期显示大马有健康的民主程序;净选盟主席安美嘉认为,15天的竞选期是可以接受的;槟州首长林冠英则认为,15天竞选期太短,5月5日应被列为公假。

当然,要与英国一个月、澳洲法定5周的竞选期比较,15天的竞选期确略嫌过短;但相较于80年代以来锐减至10天甚至一周的竞选期,第十三届全国大选15天的竞选期,总算有所增加,亦比选委会规定的至少11天的竞选期新措施来得多。从其他层面来看,包括人力、物力与财力资源来说,15天的竞选期可以说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。

实际上,自国会4月3日解散以来,甚至更于3月8日选举5周年后,朝野政党已开始展开非正式的竞选活动。确认原区上阵或一早已公开候选人的国州选区,准候选人都积极投入备战,沿户访问,扫街拜票,派发传单,大型讲座会如火如荼举行。各党党旗、竞选宣言早已铺天盖地,举目可见。严格来说,这场最激烈的竞选活动始于国会解散之后,以此计算,竞选期有整个月。

或许有人质疑选委会对未进入竞选期便拉票宣传的行为过于宽容,谴责所谓只限竞选期方可行动的范畴开始模糊,但这对选民而言,朝野政党提早展开竞选宣传并非坏事。非正式拉长竞选期,反而可让选民对政党(整体)和候选人(个体)有更透彻的了解,拥有思考的时间与空间。

国会解散后至提名之前的这段非正式竞选期,选民把焦点放在朝野政纲大方向,对朝野政党的竞选宣言做出比较,了解朝野的政治路线与方向,这是评估朝野治国纲领与愿景,思考托付国家未来发展方向的时刻。至于提名日至投票日之间的正式竞选日,选民可把重心放在地方选区候选人身上,评估候选人的实力、诚意、政见,以及个别地方发展计划与民生课题。

一前一后,大方向愿景与地方民生的评估与分析,可让选民对理想的治国路线、大局如何牵动地方格局、择善而从是选党抑或选人等,有更清楚的概念与见解,不至于管中窥豹,对心里想要的政府与代议士也会更清晰。选民心中有谱,便不会人云亦云,更不会被甜言蜜语所惑。

其实,争议竞选期长短,还不如诠释选委会主席阿都阿兹一席话耐人寻味的话。他说,大选若演变成肮脏与污秽,将是政党与其支持者造成的,与选委会无关;只要政党与支持者遵守规则,本届大选将是有史以来最好的大选。

我诠释的言下之意为,阿都阿兹指政党是让选举变得肮脏的祸首。那么,以此推敲,幽灵选民的浮现、选民册的不干净,是不是也与政党有关?换言之,所谓中立选委会要清理选民册力有不逮,或不愿见其成,是否亦是政党所为?值得思考。

要让选举真正反映马来西亚人民的意愿,要让幽灵选民无法发挥借尸还魂的作用,五月五,去投票,选政府!

 

 Selangor Times

 

 

Related:

尊重人民意愿与选择
国会终于解散。

首相准备好了吗?
森美兰州议会3月28日正式解散,成为我国史上第一个任期届满自动解散的州议会。全民猜测国会解散日期甚嚣尘上,满城风雨。

廉正誓约受严峻检测
一段经由国际非政府组织剪接发表,为时16分钟的记录短片,令砂拉越土地与伐木滥权问题浮上台面,更进一步突显贫困原住民权利被剥削的问题。这个老调重弹的问题不再只是东马人的问题,而已成为全国课题,体现的将是国阵政府对推行廉政的公信力与决心。

黄德参选与环保使命
绿色集会委员会主席黄德参政,本无异议,绿色运动顺势而起是大势所趋。如今最大争议在于黄德打着火箭旗帜,以行动党党员身份上阵,让参选政治目的盖过反公害运动的初衷。

期盼两线制后党政成熟
加里尔高峰沙登岭华小自2008年宣布建校后,5年来建校工程未曾展开,毫无动静。梳邦再也市议会已发出有效期60天的建筑物图测准证,惟眼见3月10日期限到便,建委会仍未提呈欠缺文件,准证一旦逾期,整个建校工程则须重新申请,耽误建校进程。



 

 

 

Copyright © 2017 Selangor Times. All rights reserved. Designed By Senedi
Twitter